影视资讯
更多>
  • 章子怡首部剧作:虚假的高级感,违和的少女

    章子怡首部剧作:虚假的高级感,违和的少女

    2021-01-17 04:58:27

    章子怡首部剧作:虚假的高级感,违和的少女 章子怡三年前的古偶作品终于上线,《帝凰业》变成《江山故人》又变成《上阳赋》,38岁女演员演15岁少女备受争议。 事实上,年纪感的违和并不是唯一的问题。 剧情老套、故事单薄、工具人轮番出现,多种弊病藏在“伪高级”的外衣下。 一,古偶的伪高级感。 1. 空有局部画面质感,没有整体故事质感。 《上阳赋》的服化道、镜头语言等等诸多方面,确实可以轻松碾压某些同期古偶作品。 但这种所谓“高级质感”,都是碎片化的呈现手法,没有真正注入角色塑造和故事节奏里。 来,先说优点。 《上阳赋》很有“画面质感”。 作为一部专注搞“高空抛物”活动的剧作,章子怡的角色一开场就多次坠落,稳稳四十五度落入各位男演员怀里,套路槽点满满。 对比隔壁《燕云台》,虽然这两场秃然的拥抱都很秃然、很套路,但章子怡这场的光线更舒服一些。 镜头转动的角度和路线,也比生硬的怼脸、观感略微好一点。 从城墙上掉落下来的逻辑,也比隔壁《有翡》里五毛钱特效江上女主角“跳街舞”略强一些。 但章子怡这部古偶的问题,是光线和镜头就能解决的吗? 姑姑和父亲联手,强迫她嫁给自己不爱的人;一场对峙过后,镜头里拍了长长的宫中夜路,淫雨潇潇、微光杳杳,配合着煽情的背景音乐,很能外化体现角色情绪。 问题在于,故事本身并不打动人、试图依靠情绪来裹挟人,注定是徒劳。 没有人喜欢看廉价粗糙的作品,但“廉价粗糙”并不仅仅是指外在的服化道、并不仅仅指简单的镜头机位,更重要的部分是角色、故事。 所谓故事质感。 《上阳赋》前八集看下来,目前让我感觉最自然的是于和伟的戏份;一部长篇巨制大女主古偶作品,最没有违和感的部分是戏份并不多的女主她爹,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? 本末倒置,两头不靠。 想当打发时间的言情来嗑,既不新鲜又不有趣、cp更是万分嗑不动;想当正剧来看,又不够正。 动辄偶遇的古偶桥段、线条单薄的朝堂戏份,显然都撑不起真正的故事质感。 2. 半先验的植入式言情。 章子怡和杨祐宁在剧中饰演的情侣,真是我见过最没cp感的组合。 二人遇刺,章子怡扑到杨祐宁怀里,杨祐宁说“不怕了,没事没事”。 太让人出戏了,我当场笑出声。 完全无法相信故事情节和角色处境,根本没法代入三皇子和郡主的故事,看见的就是章子怡、杨祐宁在硬演。 杨祐宁的角色,前8集里就是一个散装工具人,一个植入的AI前男友。 (不是说演技,是说故事剧情设定) 这就很尴尬,要么干脆将三皇子处理成一个符号,只活在字幕和台词里,先验成为“白月光”。 但剧作后期可能需要他作为活人搞事情、推动进度条,没法采用这种模式。 既然要拍少女时期青梅竹马的初恋,那就好好塑造白月光角色啊。 但剧作又只搞了几场干瘪老套的戏份来糊弄事。 孙俪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槽点一大把,但何润东的角色真心是白月光。 他能成为白月光,不是纯靠虐、不是纯靠领盒饭早,而是因为角色立住了、故事讲对了。 用诸多细节,让你记住了这个温润谦和的人。 但《上阳赋》里是怎么回事? 这位三皇子,面目模糊。 他上线以后干了什么? 当高空抛物接收专员。 和女主一起被情敌营救,吃饭时给情敌敬酒。 完全没有任何能让人记得住的个性塑造,名义上是女主青梅竹马的爱人,实际上潦草得像个路人甲。 剧情需要“开虐了”,就安排他三毛钱误会女主; 需要换一种方式开虐,又安排他回忆女主妈妈说的话、跑去捡那根被摔断的簪子。 种种廉价的误会、廉价的巧合,廉价的因果关系链条。 一打开剧作,满眼都是昂贵的服化道,却很难遮掩故事粗疏的叙述上的廉价感。 让观众喜欢、接受这对情投意合的璧人,埋好这个前提、再拍棒打鸳鸯的戏份,才有可能虐到观众。 现在让我们看了几段“章子怡和杨祐宁毫无cp感生硬上班”片段,然后就开虐,指望虐谁? 3. 套路重复、工具人堆砌。 看见演员表里的赵雅芝和惠英红,原本我是期待的;上一次期待她俩和周迅的《不完美的她》,结果发现是我太天真、期待错了。 这一次依旧是我不该期待。 赵雅芝的演法,和别人之间都有次元壁,总感觉她下一秒就要转一个圈召唤许仙了。 (她在现代戏里明明不这样) 惠英红演的谢贵妃,从头到尾就是一个仓促的工具人。 领盒饭的时候,还和王妃high five? (击掌为凭) 这种口头恐吓“化鬼也不放过你”的车轱辘台词,到底有什么意思。 叫人好遗憾:等了半天你就给我看这个? 当年《琅琊榜》播出时很多人夸服化道,事实上这部剧真正的成功是角色、故事、情感,是典型且罕见的“剧给小说加分”类型。 故事里大大小小的角色,都很鲜活、立体。 虽然还是有流行作品的套路化之嫌,但整体而言非常出众。 但《上阳赋》花在塑造角色、讲故事和营造情绪上的笔墨配比,让人很疑惑。 花了很大力气、很多篇幅,用很无聊很不适合的故事桥段,硬生生硬给女主角凹让人无法相信的年纪和人设。 矛盾的表层和里层,搭建都很空疏。 表层依靠一系列天降连环巧合来推动,里层则是对某种终极矛盾形态的简单抽象挪移。 故事里的矛盾根源是门阀世家和寒门(新兴军事集团)在利益迭代之际的冲突。 选择这一段历史矛盾时期为架空改编的蓝本,当然没有问题;但故事里豪族寒门的斗争,表现方式老套又空泛。 我当然不指望在古偶剧作里看如同《东晋门阀政治》一样的输出,但你也不能总用五毛钱套路糊弄我是不是。 所谓高级质感,根本是“伪高级”。 动辄出现文绉绉的台词,感觉是不是也挺“高级”的? 问题是,不是半引用半凑合搞来的古风四字词汇和排比句,就叫高级。 真正高级的台词,是能活灵活现塑造角色、展现冲突,是贴人物的、有创造力的。 故事的单薄、套路,根本撑不起来浓烈的情绪。 于是,这就成了很尴尬的情绪演练场。 二,成也章子怡,败也章子怡。 1. 违和感的复杂成因。 这出中老年偶像剧,全体演员混乱的年纪搭配,一上线就引发吐槽。 太违和,让人很难入戏。 最直观、最明显的感受是一看就不对,章子怡那张脸,一看就不是一个天真烂漫不知世事的15岁小女孩。 她那张脸也被认为气场过于强大,不适合演躲进人家怀里嘤嘤嘤哭的角色。 事实上她第一部电影《我的父亲母亲》里,站在门口笑的经典镜头,毫无攻击性,拥有所有少女的娇羞甜美质感。 所谓“脸天生不合适”,这条站不住。 当然你可能说,那个时候的章子怡本人就是白纸一张的小姑娘,如今她几番大起大落、成为传奇,阅历都写在脸上,年纪让她不再合适。 这个道理我承认一半,另一半是可以通过剧情和故事来找补的。 《无问西东》里,章子怡梳着两条麻花辫上线,也被吐槽年纪不合适。 但电影里章子怡的那条线,角色立得住、故事本身没问题,悲惨际遇更是让人唏嘘不已,会很快让你忘记“脸是不是足够年轻”。 《上阳赋》里开篇浓墨重彩展示她可爱少女性格的戏份,都很老套、单薄、无趣,无法起到任何入戏神奇减龄的效果。 剧中哥哥拽着她的裙子和她嬉戏。 三个人加起来一百多岁了,一本正经玩老鹰捉小鸡。 ?只要演员假装不尴尬,尴尬的就只有观众? 女主向皇帝舅舅求得“婚姻自主权”之后,(伤害了家族利益)会被父亲责罚,哥哥帮她出主意让她装病别去晚餐,她自己则突然背着荆条上线“负荆请罪”,一家人拉拉扯扯絮絮叨叨。 剧情非常无聊。 开篇反复用类似的无聊、无趣又让人无法信服的方式,强调“可爱少女”人设,完全没有代入感,让人根本无法顺利接受这个设定。 章子怡很努力去演,但“38岁女演员演15岁少女”这件事情本身就很有问题。 这不是中年和少女谁更好的问题,而是像不像是不是的问题;苹果演香蕉,再怎么演还是苹果,不是香蕉。 美原本就不应该是单一的、狭隘的,但少女感、白幼瘦的狭隘审美当道,让人很头秃。 2. 影响力是把双刃剑。 《上阳赋》知乎评分3.9,豆瓣开画5.8 这个评分连《有翡》和《燕云台》都打不过。 坦白说,在我这里,《上阳赋》的品相毫无疑问胜过这两部同期古偶。 本来我想说章子怡的剧怎么也应该对标周迅的剧,或者至少也是孙俪此前的大女主剧作,就算赢了85花古偶、粉丝也未必有什么值得高兴的。 开分以后居然比不过。 评分之所以这么低,小部分原因或许是作品定位模糊、受众群体偏差。 作为华人世界最成功的女演员之一,章子怡首部电视剧自带巨大噱头,我首页诸多从来不关心古偶的博主都去瞄了这部剧。 古偶剧作流量粉丝超厚的滤镜加持效果,在这里非但不存在,反而代入了大批素来只看严肃作品的高标准影迷,从某种意义上提升了评分门槛。 当然,最主要的问题不是参与评分的人不同,而是作品本身不够好。 归根结底,问题出在速食快餐流行产品的高度同质化,短时期内大量涌现桥段类似、套路接近、核心意味不明的同质化作品。 影视作品的生产周期和小说不同,古早小说很可能在某个类型衰败之后才被拍成剧; 但观众不会因为“这部小说连载时间最早”就能清零多年套路重复的堆砌感。 几年前各路大女主剧作,曾有过短暂的辉煌。 《上阳赋》踩着“大女主”概念仓促离去的寒意拖沓前来,长篇大古装、宫斗、权谋、大女主,每个关键词都极端不讨巧(剧方怕是未必愿意写出这些关键词),披着伪高级的外衣,费力不讨好。 华语世界顶尖梯队的女演员,第一部电视剧精挑细选就只折腾了这样一部作品,与其说是章子怡眼光有问题,不如说是女演员生存空间太狭窄。 2019春节档的诸多影片,根本没有女主角。 2020诸多爆款优质剧作(《沉默的真相》《隐秘的角落》),从某种意义上说其实同样“没有女主角”(按戏份来说更接近女配角)。 (没有说戏中女演员表现不好的意思,她们的戏份非常打动人,但体量很少) 我没有借此为章子怡开脱的意思。 指点别人时甩出“不接这部你生活有问题吗没饭吃吗(不适合的剧别接)”、掷地有声,轮到自己时却选着硬性条件明显不适合的角色,双标被群嘲是意料之中、没什么冤枉好喊。 当然从业务角度来说,章子怡也不需要什么“开脱”,一部不适合的剧导致口碑回落,她也依旧有下一次机会凭作品横扫一众奖项。 让我唏嘘的,是女演员群体的困境。 38岁的章子怡,被困在十几岁少女的尴尬里;希望42岁的章子怡和她们,都不用再面对“中年女演员缺少适合角色”的荒芜。 舒心结语 偶像剧就一定不值得演吗?当然不是。 严肃作品有严肃作品的价值,另一条道路上的古偶也将永远是刚需。 可怕的是两边不靠。 在路边吃路边摊,有路边摊的快乐。 如今这部剧,像是拆了摊子,煞有介事搞了金碧辉煌的餐厅、吊灯、餐具,但端上来什么食物呢? 搁了两年的过期路边摊食品。 凉透了,不对味。

明星头条
更多>
  • 李诞妻子“黑尾酱”拿着枪跟锁链扮演暗黑新娘,表情冷酷撞脸大S

    李诞妻子“黑尾酱”拿着枪跟锁链扮演暗黑新娘,表情冷酷撞脸大S

    2021-01-17 04:58:28

    李诞妻子“黑尾酱”拿着枪跟锁链扮演暗黑新娘,表情冷酷撞脸大S 1月16日,李诞的太太“黑尾酱”(陈典)公开了最新cosplay照片,她留着黑长直,穿上白色裙子打扮成新娘模样,拿着玩具枪跟锁链,一脸冷酷地在游戏机前拍照,意外撞脸大S。 特别是这一张,完全颠覆了大家印象当中的黑尾酱,造型跟《泡沫之夏》里面的大S十分相似。 黑尾酱拿起装饰用的锁链,斜眼看着镜头,感觉既神秘又有点小恐怖。 她躺在椅子上,展现清纯一面,像不像以纯情出名的陈妍希? 黑尾酱沉迷日本文化,此前她因为这一项爱好遭到网友批判,沉寂了一年之后,她还是照玩不误,相信已经练出了强大的抗压能力。 李诞刚走红的时候,他已经与黑尾酱一起,有不少网友挖过黑尾酱的信息,她原名叫陈典,毕业于军艺舞蹈系,五官非常标致却没有进入娱乐圈,以网红身份开网络时装店,拥有自己的忠实粉丝。 今年31岁的李诞,在2018年迎娶了黑尾酱,当时他在节目上公开婚讯,表示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结婚,妻子也说不出所以然,但在家人的催促下,两人懵懵懂懂地完成了终身大事。 婚后的李诞,事业蒸蒸日上,同时也传过绯闻,不过黑尾酱表示信任丈夫,李诞辟谣指报道“子虚乌有”。 李诞成名之后,曾多次在社交网与妻子秀恩爱,但随着两人名气越来越大,黑尾酱当初被大家追捧的个性美,渐渐演变成遭受外界攻击的黑历史。 在搜索引擎上打出“黑尾酱”三个字,随之而来的是“辱华事件”“黑历史”“内侧纹身”“放飞自我”“不当言论”等等,几乎没有正面的评价。 黑尾酱这些事不但送了自己上热搜,也黑了李诞的工作,对李诞的形象造成负面影响。 为了不连累丈夫,黑尾酱婚后低调了许多,她关闭了服装店,不再更新微博,只在一些小众的社交网与粉丝交流。 过去一年,李诞极少在公众场合提及妻子,两人也没有同框出席活动,估计有不少人以为他单身。

手机扫一扫轻松打开
欢乐小站_赵本山小品全集_德云社相声专场_2019春晚小品大全_宋小宝小品搞笑大全